巧型翡翠 缘何价值不菲??从翡翠市场现状到知

作者:翡翠抢购

  

一翠倾人国 一掷倾余生

  

在翡翠行业内被公认的是一些穿越蜀道到缅甸、印度的马帮商贩发现了翡翠。绝大部分相同的说法是:13世纪云南腾冲的某个马帮到缅甸贩货,回来时为了平衡马背上的驮子,行至缅甸勐拱地区随手拾起路边的石头放在马驮上压重。回来后偶然发现那途中所拣的石头似乎为绿色,当即破开打磨,果然碧绿可爱,比软玉有过之而无不及。从那以后,缅甸一直是世界上优质翡翠的唯一的产出国。一块上好缅甸翠玉,足以倾国倾城。

  

位于云南滇西边陲与缅甸毗邻的腾冲,在历史上著名的翡翠加工集散地,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早在东汉永元九年(公元97年),腾冲就有“永昌徼外蛮及掸邦王雍由调遣重译奉国珍宝”的第一次翡翠输入记录。乾隆《腾越州志》卷三载:“盖大金江内外,万宝鳞萃……皆从腾越进,故州城八宝街,旧讹为百宝街。” 可见云南之所以很早进入中原玉文化圈,毗邻缅甸靠近翡翠产地是得天独厚的根本原因。翡翠不仅仅成就了腾冲的历史,更给了那里生活着的人们安身立命的营生,由此腾冲人牢牢垄断着翡翠行业,腾冲商人成为翡翠商的代名词。

  

相当于我国明朝(1368-1644年)时期,在缅甸北部雾露河流域发现规模的翡翠原生矿以来,翡翠的开采历史已有600年之久。至今矿场区主要有八个:龙肯、达木坎、会卡、帕敢、香洞、后江、南其、雷打,但主要集中绝大产量的三大矿区帕敢、后江、南其都已经在矿脉枯竭边缘挣扎。其中后江矿脉已经枯竭,所有的有能力开采的矿主早已撤出,在原来劳师动众的喧嚣矿地上,现在只能看见拾荒者般零散拾矿的穷人们,还在沙砾和顽石间翻寻憧憬着自己的绿色幻想……而南其的矿源按现在的开采量和进程计算,快则半年至多一年,便会成为原石拾荒者们下一个徒劳的聚点。至于现今主要的矿产区帕敢,也会在其3到5年后结束自己的使命。可以说,缅甸翡翠似乎就要进入了类似田黄石一样境地的“恒量时代”?? 市场上的流通翡翠总量会因为没有后续补充而逐渐固定,对于中小翡翠经营者来说,他们将面临1996年之后的又一次无石可采的境地。不同的是,1996年是因为缅甸政府的介入,强行争得矿场,然后再将其拍卖。原来的翡翠经营者们面对同是“缅甸特产”的大毒枭们的强大资金注入,被活生生地挤出矿场,面临只能赌石不能采石的境地,很多原来风光不已的商家因为赌石一夜间一无所有,从天堂坠落地狱。而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产石时代结束,对于翡翠价格而言,绝对是必然上扬的引子,不过对翡翠本身而言,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绝迹的悲哀;“不过无论如何,真正的赌石时代来真的快要降临了。”

  

  

翡翠原石 资料图片

  

所谓“神仙难断寸玉”,天造地就鬼斧神工的奥妙就在于:神秘总要在于结果之前风光无限。由于缅甸翡翠毛石料年产量不到1万吨,其中可以出产高档翡翠毛料比例不足万分之一,中档也只占5%而已,95% 以上为下档。所以没人知道在数吨的翡翠原石中究竟有多少高档翡翠,于是“赌石”这一原石交易形式变得和翡翠开采一样古老并至今为止仍是主要的原石交易方式。

  

所谓赌石,就是用璞玉来赌博。纵使在科技文明如是昌达的今天,也没有哪怕是一种仪器抑或方法断定那层岩石的皮壳下的洞天,所以行内将这种完全凭经验甚至运气的判断翡翠原石的过程称作“赌石”。所以扑朔迷离的未知让不少翡翠商人在赌石后,切石下刀时竟不敢亲自在场,而要在附近烧香拜佛、求神庇佑,祈求那远在天外的运气降临。刀开之处若见水灵剔透的翠绿,便为“赌涨”,弹指之间可一夜暴富;反之便是“赌垮”。顷刻之间便倾家荡产。所谓“一刀生死”,赌石一掷,掷的是余生身家,三更犹富,四更还穷,天地一线往往就在开石落刀的刹那之间。

  

在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赌石便是那鼎鼎大名的“和氏璧”了。相传楚国人卞和发现了一块玉璞,先后进献给楚国的二位国君,也先后被二位国君以欺君罪名砍去了左腿和右腿。无腿卞和抱着玉璞在楚山上痛哭了三昼夜。楚文王知晓此事后,派人拿来了那块玉璞并命玉工剖开,果得到了一块绝世玉石,命之“和氏璧”。赵惠王所得之后,秦昭王不惜以十五座城交换,和氏璧后来雕成了传国玉玺,至西晋失传。

  

清至民国年间,珠宝行业大兴的“赌行”也是赌石一种。清檀萃的《滇海虞衡志》记载:“玉出南金沙江,江昔为腾越所属,距州两千余里,中多玉。夷人采之,撇出江岸各成堆,粗矿外获,大小如鹅卵石状,不知其中有玉、并玉之美恶与否,估客随意买之,运至大理及滇省,皆有作玉坊,解之见翡翠,平地暴富矣!”当时的中缅、缅泰边境 赌石交易之盛可见一斑。

  

现代赌石的流行方式有三种: 擦石、切石、磨石。

  

擦石的效果好相对安全。任何的盲动下刀,很容易造成将绿色“解”跑而赌输。所以有了擦口就可以以强光冲照往里看,进而来判断绿色的深度、宽度和浓淡度,其顺序:一擦颟,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

  

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涨垮的结论由此而定。无论是从擦口处抑或颟上下刀,还是从松花抑或顺裂纹下刀,第一刀不见颜色时不代表还第二刀就不出货,“一刀穷,一刀富”就是指此。所以有些赌石商人,擦石见涨就转手出让,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成倍更大,涨垮只在毫厘之间。

  

磨石是为了把原石的剔透完全地表现出来而进行的抛光,这样能使人看清它的色好或是水好。赌法有两种:暗赌(朦头赌),赌的原石头通体完整,无一点擦切痕迹与自然断口;二是半明半暗赌,赌的石是上有敲口、擦口,或是缺口的,这就能窥到一部分石种的颜色或底水,但是那未见的部分仍是变数还是有较大可赌性。

  

赌石集高风险的市场博弈与暴利的交易于一身,但正是因这份得失一线的刺激让无数人趋之若鹜,“时来铁也生辉,运去金也失色”,我们的翡翠商人们,赌的不是块块顽石,而是下下心跳。而下面,便就是一个关于顽石心跳真实的故事。

  

文章来源:《艺术市场》

  

  
 

本文由翡翠西湖_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3156翡翠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翡翠抢购